您的当前位置: 首页 > 新闻中心 > 媒体聚焦
新闻中心
NEWS
媒体聚焦
曾经是世界三大名水之一,如今却归于沉寂
青岛矿泉水为啥捧着金碗要饭吃

        130多个矿点仅23个在开采

        成本高 、税费多、企业缺乏活力,都成青岛矿泉水症结所在

        崂山矿泉水从辉煌到没落只用了几十年的时间,青岛矿泉水企业一度也不少 ,就连青岛市饮料协会的前身青岛市矿泉水协会成立时,还吸引了65家企业参会 ,但是大浪淘沙 ,经过岁月的洗礼,站住脚的企业所剩无几。

        据调查 ,目前青岛可开采矿泉水的矿点已达130多个,但是正在开采的矿点仅仅23个。也就是说,目前岛城真正生产矿泉水的企业少之又少。“非常可惜。”徐脉直很惋惜。

       上述原因再加上错误的市场战略,使得崂山的矿泉水市场份额一直很小。徐脉直说,这还不是全国的市场份额,仅仅是青岛的市场份额,因为崂山的矿泉水在青岛以外几乎没有市场。

        花岗岩出水少,打5眼井要建5个厂房

        崂山的矿泉水业做到现在这个地步始料未及,但是企业负责人也有苦水。“我曾经在网上看到过一个帖子,盘点十大暴利行业,这其中就有矿泉水行业。”青岛崂山仰口饮料有限公司总经理谢壮志苦笑一声:矿泉水企业活下来其实很难。

        徐脉直也说,花岗岩地貌也有它的劣势,像是长白山一带为虎山岩地貌,每天可以使用的岩井多,开放的泉水也比较多。而花岗岩地区透水比较困难,打井也比较困难,要想大量出水,除非找到大的岩石裂隙。

        徐脉直介绍说,在青岛水企业的矿泉水井中,每天的出水量能达到100吨的水井还很少,“能达到50吨就很不错了”。

       “崂山矿泉的每个井口出水量非常少 ,打井的时候成本很是问题。”崂山矿泉水有限公司技术总监姜明洪说,为了更大量地取水,他们一共打了五眼井,但是这五眼井分布在不同的地方,这样一来,就要建设五个厂房,每个厂房都要配备一套管理人员,资源成本、人力成本都非常高。

        水源一污染,设备一夜就作废

        在跟各位水企负责人交流时,姜明洪手里拿着不少材料。“现在这个行业太多部门管理,缴纳的税费也不少 。”青岛崂山仰口饮料有限公司总经理谢壮志说,首先水企需要缴纳矿产资源补偿费,这个为销售收入的4%,然后是矿产资源税,税费为3元一吨,然后还有水资源费等多种费用,压得他们喘不过气来。

      “除此之外,水资源的保护费用也是一笔不小的开支。”姜明洪称。谢壮志听到后连连点头:“我们水厂附近有一条小河,小河的水量已经很小,周边居民的生活污水都排放在了小河内。”发现后谢壮志便让工作人员去阻止那些居民,但是作为企业他们没有权力管这些事情,而且居民也不会听,长久来看 ,这对水企来说是毁灭性的——如果水源污染了,花了上千万元投入的基础设备一夜间就作废了。

      “青岛产品科技附加值太低了”

        徐脉直直言不讳:现在青岛的矿泉水企业非常缺乏活力,这么多年了,一直都没有创新。

        实际上,各个水企的负责人心里也都明白。

        天地源水厂副总经理张宗良的手机里一直存着他在全国各地水企业参观考察拍摄的照片。其中一种叫做“巴马丽琅”的矿泉水让他印象深刻,“瓶身的设计就很有特点,人家的商标设计也是独具特色。”张宗良说,不像是青岛本地的矿泉水瓶身设计,无论是大桶水还是小瓶水,都是大红大绿的设计,瓶身也是毫无特点。而大部分本地水企都十分注重水本身的质量,而忽视了对水的宣传,因此青岛的矿泉水一直都是本地特产,走不出青岛。

        生产矿泉水的成本高昂,但是附加值太低,卖出去的水的价格也是低得可怜。“科技附加值太低了。”张宗良说,他曾经去日本参观,看到有水企打出“磁”的概念,附加了很多科技的东西,经过推广后,消费者都非常认可。